《荣耀大天使》角色故事—剑士篇

白纸扇
发布于 2020-11-19

传说,在大天使创造的宇宙里,有很多个平行世界。

由于受加百列意志的影响,每一个平行世界的起源大体都是一样。

但是结局却不一样。

有的还活着,在强者的带领之下,建立了一个美好的家园;有的却死了,在魔物的肆虐之下,人类苟延残喘;有的介乎中间,处于长期的人魔乱斗的混战之中。

每当有一个旧的世界没落了,总会伴随着一个新的世界诞生。

仿佛像是一个又一个的轮回。

西历1428年,花之月,阿瓦隆。

你正无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,无聊地抛起硬币来。

你身高一米八,年龄在40岁左右,身着麻布衣物,脚穿帆布长靴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,从鼻梁上面划过。

“老大,东街的王大妈和李阿姨又打起来啦!”突然,一位年轻小伙推门而入,急冲冲的说道。

“知道啦,让战盟的街道管理人员去处理一下。”你依旧在抛动你手中的硬币,莫不经心地说道。

王大妈和李阿姨是一对老冤家,她们都在东街开小吃店,并且两家店是相邻的。所以她们经常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大打出手。

“报!老大,大事不好了,西街的李老头不小心把自己的祖传玉佩给摔坏了,正躺在大街上一哭二闹三上吊呢!!”前面一位年轻小伙前脚未走,后面又一位年轻小伙破门而入。

李老头是一位守财奴,他没有自己的后代,所以将金钱看做是自己的心肝宝贝。

“这个事情交给战盟警卫队处理吧,顺路让他们带上粗麻绳。”

“报……”

和平年代,整个天使之国处于欣欣向荣的发展时期。在扫除天使大陆上的邪恶势力之后,各大战盟纷纷被安排到不同的城邦中,处理日常琐事。

由于你和你的战盟在当年的人魔战争中战功显赫,所以被分配到帝都阿瓦隆工作。

你脸上的伤疤正是你当年荣耀的证明。

毕竟,你可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神骑士。

现在正值花之月,大地逐渐回暖,繁花开满了整个阿瓦隆。大树上、草地间、屋檐下、花盆中,每一处,都能看到这些惹人喜爱的小精灵。

看来,这是一个祥和的世界。

“哈欠~好困啊,该午休了吧。”你把手中的硬币放回裤袋里,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,然后准备回卧室睡觉。

突然间,你的神经紧绷了一下,久经沙场般的直觉使你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。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房门被踹开了,两个身披铠甲的士兵挤进了这个不大不小的书房,站立在两旁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你已经架好了招式,准备应对不速之客的袭击。

“老大,放轻松放轻松,是我。”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爽朗的声音,虽然声音显得有点苍老,但是你还是一下子便认出来了。

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七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处,身上套着的一套硕大的铠甲,看起来显得他有点偏胖。铠甲上长着一个圆滚滚的脑袋,脸上长满了胡子,胡子上面是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不过头顶上的头发倒是掉光了,整体看来,颇有一股强者的气息。

“卧槽,竟然是你啊,老弟!”虽然他的容貌比当年更加沧桑了一点,但是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。因为,他可是在人魔战争时期跟你一同征战四方的好兄弟啊!“你不是已经回乡下耕地了吗?”

“哎,老大,难道你没收到我的信吗?”兄弟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大,开心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。

你回过头看了看堆满文件的桌子,兄弟也顺着你的视线看了过去,两人的视线最终汇集在桌子右手边的文件堆上。

有一封未开启的信封,夹在这叠乱糟糟的文件当中,只漏出了一个角。

瞬间,两人仰天大笑。

“你还是老样子呀,近些年来干这些琐事还不习惯吗?”兄弟关切地问道。

“嗨,我就一介武夫,上场杀敌我最拿手,这些文职的工作着实是做不来。”你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“这不,我就来找你了嘛。”兄弟邪魅一笑,“你没拆开信,我来给你简述一下,最近封印之地好像有点异动,附近放牧的村民称,他们老是能听到那一片区域内传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,那些牛和羊啊听到这些声音之后,都会感到十分的不安,老是乱窜。所以我就带队回帝都汇报了一下,顺路想来找你一同去调查一番。”

“好啊好啊,在这太平盛世之下,能够遇到这灵异之事着实罕见,我也一同过去活动活动一下筋骨。”你爽快的答应了。

封印之地入口。

“老大,这里,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兄弟望着周围一片祥和的景色,颇感疑惑。

确实,封印之地虽然是封印魔物的地方,但是距离上一次人魔战争已经过去许久了,封印之地入口附近早已变得郁郁葱葱,生机盎然。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敢靠近的原因吧,这里的生态环境比天使大陆大部分的地方都要好。

“你啊,不要被表面的现象所迷惑。”你在封印之地的大门上摸索着,厚厚的灰尘随着指尖的流动而缓缓掉落在地上。突然间,你摸到了一个凸起的地方,然后你便用力的摁了下去,只听见“咔”的一声,两片石门缓缓的向两侧打开。

“我们走吧,下去看看。”你一马当先,走在最前面。

“欸?等等,老大,你不会就带着这把短剑下去封印之地吧。”兄弟紧跟其后。

由于你出来的时候比较兴奋,所以你并没有更换你的装备,你依旧是身着麻布衣装,脚穿帆布长靴,然后随手从抽屉里带上了自卫用的短剑。

“哈哈,这点小魔物,何足挂齿?”你和你的声音一同消失在黑暗中。

封印之地深处。

“嘿,地裂斩!”

“哞!”剑影一闪,只听见“扑腾”一声,毒牛怪首领应声倒下。

“老大,牛逼啊,竟然用1级装备不费吹灰之力单挑毒牛怪首领,看来宝刀未老啊。”一旁的兄弟狂喊666 。

“嗯,本来应该能更加快一点的。”你把短剑收回剑鞘,望着整逐渐化为齑粉的毒牛怪尸体,淡然说道。

“老大,还剩最后一个房间了,我去帮你开门。”兄弟重新点燃了一个新的火把,向最后的一扇房门走去。

“你小心点,我有预感,这些天来封印之地区域周围发生异样的答案,就在眼前。”你提醒了下你的兄弟。

“嗯。”兄弟应答道,推开了厚重的石门。

你俩走进了封印之地最后的一个房间,暗黑骑士领主的房间。

“奇怪?黑暗领主呢?”兄弟把火把举得高高的,尽量让火光能够照亮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

“安静,别说话!”你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让兄弟保持安静,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,仔细聆听着。

兄弟见状,立马把嘴巴闭了起来,然后也跟着闭上了眼睛。

“哒哒哒,哒哒哒。”只听见房间的上方,传来一串谜之声音。

“哒哒哒,哒哒哒。”声音忽左忽右,回荡在墙壁之间,听起来……像是怪物的足音!!

“危险!”你脱口而出,一个箭步迅速往后退。

“嘿,王者守护!”你的兄弟没反应过来,只能迅速的把盾举过头顶,呈半蹲状,并发动守护系技能,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袭击。

“轰”,一大块东西摔在了地上,扬起了大量的粉尘。

“老弟,你没事吧!”你朝着掉下来的那坨东西看去,呼喊道。

“老大,我没事!”粉尘中,传来另一个声音,听起来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“老大,你猜猜掉下来的是啥,竟然是,暗黑骑士领主的骸骨!”

“啊?这暗黑骑士也不会飞啊?怎么会上天了呢?”你内心纳闷着,朝着上方望了望,正准备往你的兄弟方向走去。

突然,另一股极强的压迫感从你的头顶上方传来,使你不得不快速的往后闪避。

“危险!快做好准备!”

“啊?又来?王者守护!”

“咚!”又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,砸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。这次的撞击可比上一次强烈多了,甚至把你震得单膝跪地。

“咳咳,老弟!这次还好吗?”你轻咳了两声,相比于你自己,你更加关心你兄弟的情况。

“我没事……只不过身体像是散架了一样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你的兄弟已经回到了你的身边,可能是因为刚刚迷之物体从房顶掉下来的时候,把兄弟给弹了回来。

“你看清楚这次掉下来的是啥了吗?”

“没看清楚,不过我敢保证,这次掉下来的,是活的!”

“叽!”掉下来的活物发出了尖锐的吼叫声,把周围飘荡的灰尘全给推开了。只见活物的身体上,亮起了一圈蓝色的光,并且在蓝光闪烁中,强而有力的呼吸着。

“老大,这是,这是,这竟然是魔化巨蜘!这东西不是在冰风谷那边被封印了的吗,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望着活物正缓缓展开的八条腿,兄弟惊呼道。

你没有回话,紧紧地盯着魔化巨蛛。

魔化巨蛛是当年人魔混战时期令人类闻风丧胆的一种魔物。其等级达到400级,所到之处,温度骤降,弱小之物皆被冰封,成为魔化巨蛛的口粮。而在人类中,也只有少数精英的圣职业才能与之抗衡。

“老大,我们装备不好,要不先撤……”兄弟想开溜,但是看到你的脸上,渐渐浮现出了一种非常亢奋的笑容,然后眼睛逐渐充血,透出异样的红色。你在喘息着,汗孔已经全部打开,空气中充满了你那男性的荷尔蒙。

“好吧,又**开始乱来,”兄弟知道你已经开启了狂战士模式,苦笑了一下,把剑和盾举至战斗状态,“那这一次,就好好的玩一把吧!”

“叽吼!!”魔化巨蛛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,长啸了一声,体表的毛囊全部打开,使得周围的温度骤降,墙上和地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。

“嗖,”你一个箭步就往前冲了过去,剑锋直指巨蛛的头颅。

巨蛛前腿一抬,接下了你的攻击。

“呀!猛猪突进!”兄弟举盾猛冲,一下子撞在巨蛛的另一条腿上,竟然把巨蛛撞了一个踉跄。

你抓住了这个机会,在巨蛛的腿上疯狂的连砍带劈,蓝绿色的血四处飞溅着。

“吼!”巨蛛发怒了,向地上发动了冰霜吐息。虽然兄弟用盾挡了下来,但是依旧被冰浪推开了几尺远。

而你,却腾空一跃,以一个优雅的弧度落在了巨蛛的身体上,用短剑疯狂抽插着它的身体。

“哈哈!死了没死了没?痛不痛啊小老弟?”你在狂笑着。

“那么吊的吗?不愧是神骑士!”兄弟看见你那风骚的操作,心里称赞道,然后再次站了起来,“我也不能拖后腿了,嘿,猛猪突进!”

“别过来!”你大声地向兄弟喝道。

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巨蛛毛囊突然收缩,整个身躯紧紧地崩了起来,然后一瞬之间,整个身体像是气球一样炸了开来,毛囊里喷出来大量的白色晶体,晶体在空气中发生了剧烈的反应,产生了强烈爆炸。

你在爆炸之前已经从巨蛛的身体上离开,在墙壁上面来回弹跳了几下,落在了兄弟旁边。

只见兄弟身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,散发出阵阵寒气。他大口大口的呼气着,双拳紧握,全身颤抖,可见他此时正承受着多强的寒冷。

你从身上拿出了一瓶生命药水,敲碎了洒在兄弟身上。然后一脚把兄弟踹开,举剑快速地往身后一扫。

“叮”,你挡下了巨蛛的偷袭,剑刃上火星四射。

“本来还想陪你玩玩的,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!起!”

你突然青筋暴起,一股内劲从手臂上喷涌而出,将巨蛛震开几尺远。然后你左手从裤袋中掏出今早的硬币,紧握手上,右手将剑刃插在拳头中间,不停地摩擦着。

血从你的手中顺着剑刃滴了下来,在你的摩擦之下,短剑泛起了红光。

“幸好今天顺手把这个用圣光宝石打造的纪念币带了过来,哈哈,魔物,做好觉悟吧!”

“嘿,狂野突袭!”你发动了第一个技能,一下子闪现到巨蛛面前,用剑柄猛击巨蛛的头颅。

魔化巨蛛被眩晕了!

接着,你发动了回旋斩,在巨蛛的脸上疯狂的转起圈圈来,在其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疤痕。

巨蛛惨烈地吼叫着,体内的毛囊再次疯狂喷射,晶体四处炸裂。

“结束吧,神骑士·斩杀!”你的剑上,红光四射。剑尖贪婪地指向巨蛛的额头,似乎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望!

“噗……叽!!!”你骑在巨蛛脸上,给它来了致命一击!

魔化巨蛛轰然倒地,而你,因为狂化后虚弱不已,落地后便不省人事。

不知多了多久。

“老大,老大,你还好吗?”迷迷糊糊中,你仿佛听到有人在叫你。

你缓缓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中,你看到一个身穿盔甲,圆头圆脑的人,以及一道光柱。

“这是……哪?”你迷迷糊糊地说道。

“老大,你终于醒啦,太好了,多亏你能够击杀掉魔化巨蛛,否则这玩意跑到外面去的话,结果不堪设想。”原来那个身穿盔甲的人,是你的兄弟,他已经缓过来了。

“哎哟,有点头痛。”你摸了摸头,虽然你的身体仍然比较虚弱,但是狂战士之血让你处于体能快速恢复的状态之中,“这光柱是啥?”

“老大,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兄弟一脸凝重。

你们两人走到光柱旁,只见光柱里面,能够很明显的看到,一群魔物已经入侵了一座大城市,正疯狂地寻找着猎物。大树下,墙壁上,街道上,水池里,到处都是血的痕迹,令人作呕。

“这,不是阿瓦隆吗?”兄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“嗯,这是盟约传送。”你回答道。

“盟约传送?难道帝都已经被袭击了??”

“不,这是远古的禁术。是禁·盟约传送。”你一边说一边往光柱里面走去,“光柱的背后是另一个世界,刚刚的巨蛛也是偷偷的从那边的世界过来的。”

“等等老大,你这是?”兄弟看见你半个身子已经陷入了光柱之中,把你给叫住了。

“我要去那个世界,帮助他们。”你回过头来,解释道。

“哈?这,老大你也老了,这一去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,我这怎么向帝都解释呢?”

“哈哈,你就说,我出去远航了!”你爽朗的笑了起来,“我是一介武夫,战场的恶鬼,能够死在战场上,是我的荣耀!”

“等等,老大......”

然而,你挥了挥手,埋没在光柱之中。

你,准备好迎接新的挑战了吗?

分享

荣耀大天使

分享分享
点赞点赞
全部评论
说点什么吧~
加载更多
BACKTOP